黑龙江延寿看守所杀警越狱案细节公布

2019年12月11日 亚搏体育 0 Comments

新华网哈尔滨4月28日电(记者梁书斌 王子辰) 4月28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暴动越狱、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盗窃、故意毁坏财物一案。

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均羁押于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101监室,且床铺相邻。高玉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且系累犯,2人均面临重刑,遂产生越狱之念并形成合意。高玉伦、王大民发现,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习惯。经反复商议,2人最终确定在段某某值班时越狱,并准备了绳子、毛巾。为确保越狱成功,2被告人又拉拢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羁押的被告人李海伟共同越狱。

2014年9月1日晚,高玉伦以给家人打电话为名,要求管教民警段某某提审。9月2日4时30分许,段某某将高玉伦提出监室至值班室内,王大民随即扭转监室内监控摄像头并将监室门拨开,与李海伟逃出监室,潜至值班室外伺机动手。高玉伦用段某某的手机与家人通话后,见王大民、李海伟已在门外,便趁段某某不备,从身后用胳膊勒住其颈部。王大民、李海伟冲入室内,3被告人合力将段某某按倒在地。高玉伦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绑段某某双腿,又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手铐,铐住段某某双脚,高玉伦、王大民用毛巾猛力堵压段某某嘴部。因段某某挣扎,王大民、李海伟多次用拳头击打其头面部,最终将段某某制服。高玉伦将所戴脚镣打开,3被告人按事先计划换上警服,王大民从段某某兜内翻出钥匙打开前厅大门,3人相继走出看守所。值班武警发觉情况异常进行询问并鸣枪示警,3被告人迅速逃离。段某某因生前颈部被扼压及勒压、口鼻被捂压或堵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检察机关同时还指控:被告人高玉伦2013年12月6日在王某某家饮酒期间因与被害人李某某言语不和,持尖刀捅刺李某某右胸部一刀,后被他人拉开并将尖刀抢下。高玉伦返回家中,又持斧头、菜刀到王某某家,均被他人制止并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当场抓获。被害人李某某经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被告人王大民2013年2月16日晚指使李剑等多人(均另案处理)对居住在延寿县的被害人王某家进行打、砸、恐吓,并在犯罪中致一人轻伤、2人轻微伤。2013年6月26日至9月6日期间,被告人王大民窜至山东省临沂市,在该市实施盗窃犯罪6起,涉案价值157239元。

被告人李海伟因怀疑其前妻与被害人崔某某存在两性关系,遂心生怨恨。2014年3月2日14时许,李海伟窜至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新睡眠旅店,持事先准备的菜刀砍崔某某头面部、胸部、腹部、右臂十余刀,致崔某某重伤,李海伟被他人当场制服。

 

编辑:SN091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人们为什么不再结婚?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婚姻制度虽然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再也无法回到人人结婚的时代(中国的统计数据表明,全人口中从未结婚者一度仅占3.8%),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选择时代正在到来。


鸡汤哥,汪国真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和“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这两句,涵盖了汪国真文字的所有内涵:诗与远方。在没有比这两样东西,更能触动对文字敏感的少年了。


别拿国粹和艺术装点违法行为

如果刘桂娟女士是一般的演员,不在体制之内,不背负国家公器,则其发表的言论尚有一定的自由空间,但其是拥有一定话语权的地方政协委员,说话应该站在公众立场为百姓、为正义和公平、为人道代言,再以残杀重点保护、濒临灭绝的翠鸟为所谓艺术“增砖添瓦”似乎更不妥了。


抗癌斗士能否解开户籍脚镣?

媒体关注“抗癌斗士”,相信深圳政府会顺应民意,特事特办。果如此,吴树梁妻子的入户问题,当不难解决。制度制造的悲剧,必然不是个别的悲剧,而是具有一定普遍性的不幸。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