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榜创始人回应四大质疑:没把文学娱乐化

2019年12月20日 亚搏体育 0 Comments

中新网成都12月21日电(上官云) 20日下午,中国作家榜文化盛典在成都举办,共颁发超过十个奖项,“童话大王”郑渊洁、著名编剧芦苇、康丽雯等人悉数到场。这个已经持续八年之久的文化事件在饱受关注的同时,一些质疑也悄悄浮出水面。20日晚,该榜单创始人吴怀尧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对相关争议一一回应。同时,吴怀尧一再强调,“作家榜”绝对没有把文学娱乐化,而是希望使作家的社会地位受到更多关注,“之所以聘请明星助阵,也是希望借助他们的影响力来推广阅读。”

此外,吴怀尧还表示,原来的中国作家富豪榜正式变更为中国作家榜,扩大涵盖面,“创立之初是为了吸引社会关注作家群体,在这个目的达到之后,应该让作家榜成为一个“超级平台”,反映全民阅读的潮流,发现更多默默无闻但有才华的作家。”

子榜单不固定设置不科学?回应:经过精细调研 均承担“战略角色”

查阅“中国作家榜”历年来的变化可知,它的子榜单并不固定,从最开始的单一榜单逐渐增加,并且有所调整:2013年子榜单设置“外国作家富豪榜”、“编剧作家富豪榜”等,2014年又增设“明星作家富豪榜”……这些子榜单的设置有无必要?是否规范并能对阅读起到作用?读者的心中都打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吴怀尧那里都是肯定的。他首先详细分析了过去八年作家榜及子榜单的变化情况及原因。他介绍,不管是去年增加的“编剧作家富豪榜”还是“外国作家富豪榜”都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经过精心调研和长时间策划,每个榜单确定推出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换句话说,它们都承担了自己的战略任务和角色。”

何为“战略任务”?吴怀尧拿“网络作家富豪榜”举例。他介绍,当初决定推出这个子榜单是因为发现目前在提到网络作家的时候,有些所谓的传统作家不屑一顾,将之看作文学快餐,“但是如果换个角度思考,为什么文学快餐的点击量能够过亿呢?它们有没有可取之处?”

诚如吴怀尧所说,在这个榜单推出后,网络作家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一批人被推到公众面前,让读者了解到这些人真实的生存状态,增加影响力。同样也是基于这种考虑,吴怀尧又在今年推出了子榜单“明星作家富豪榜”:“这是因为明星的影响力可能会超过作家,这种情况下,推出这个榜单,有可能会刺激上榜明星的粉丝走进书店,像滚雪球一样,把更多人带到阅读现场。同样,每一个榜单都是吸引不同人群进入阅读领域。”

奖项颁发仅考虑热点?回应:鼓励不断挑战自我的作家

除了子榜单设置不固定成为公众议论的槽点外,“作家榜”主榜公布后的盛典上宣布的奖项设置也颇受诟病。去年的获奖人有媒体人刘同(被冠以跨界作家的称呼)、一些大热的网络作家……不由得读者不发问:“作家榜”奖项的颁发仅考虑最吸引公众眼球的那一批人吗?

吴怀尧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让记者回忆了一下今年作家榜文化盛典颁发的所有奖项中的“年度致敬诗人”获得者何三坡——这个人并未上榜,但是却获得了最终的大奖,原因就在于他在这个领域的贡献。吴怀尧说,作家榜的奖项会越来越多样化,只要在这个领域里可臻极致,便能得到认可,同时,也会通过这个平台放大有贡献者的价值。

“还有,在奖项的角逐方面,今年的年度致敬编剧芦苇在候选人中并非热门,编剧高满堂、刘和平等人都是有力竞争者,但是经过组委会的激烈讨论,芦苇最终以黑马姿态拿下该奖。”吴怀尧介绍,奖项设置并不仅仅考虑输的销量,也会根据过去十年内该人的作品产生多大社会影响,并非仅仅考虑当年度的热点。

为了证明这一点,吴怀尧最后作家榜最具份量的“年度致敬作家”举例。他介绍,去年获得该奖项的是学者易中天,而在文化领域,易中天并不见得是最出色的,“只是有些作家获得名利后很可能停止写作,但易中天却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以一己之力写作36卷本的中华史。我们鼓励的是那些不断挑战自我、口碑销量都好的作家。”

调查数据是否准确?回应:有专业调查团队 将推出新统计方式

如果说,关于子榜单与最终奖项的设置还是一些可商榷问题的话,那么在公众看来,包括子榜单在内的一众上榜作家名下标出的收入数据的正确性则绝不能有假——囊括数百人的榜单数据真的可信么?早在前几届榜单公布后,便不断编剧、作家对此进行质疑。

根据吴怀尧的说法,榜单公布的数据准确度至少达到90%。不过他承认,数据调查确实有10%不太准确的情况,“有时收入会算高。原因在于我们虽然调查到实打实的销售数据,但截止榜单发布,版税并未结算;有时也会算低,原因则在于假设了解到一部书的销量后,根据调查结果给出数据,但事实上,虽然销量可能不理想,作家却已经提前拿到预付版税。”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吴怀尧计划推出新的统计方式。比如由作家主动申报,第一可以提供税单作为数据采集的标准;第二提供出版机构加盖公章的证明,保证计算方式更加科学可靠。吴怀尧也提到了主榜单公布前一位网络作家关于作家榜漏算其收入的质疑,他表示,在榜单公布前与该作家通过电话,并且调研团队从网站拿到加盖公章的数据并没有那么高。

“比如就作家作品的衍生品版权来说,有些是通过他个人直接出售的,这个数据怎么调查?”吴怀尧反问道,“当这位作家的税单当过来时榜单已经截止。网络作家的收入变化极快,如果再将其加进来,,是不是意味着其他所有作家还要调查一遍?”

同样是出于查漏补缺的目的,吴怀尧为杜绝这种现象也想了主意:漏掉统计的数据一旦确认便作为明年上榜的依据叠加,“我们会有一个专业团队来做这个事情。”

“作家榜”将文学娱乐化?回应:借助明星的正能量去推广阅读

除了奖项设置、是否规范等一系技术操作层面的质疑,争论声最大的点最终聚焦在“作家榜”是否将严肃的文学娱乐化的问题上。在不少读者乃至评论家看来,一提到作家、文学,应该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现在却命名为“富豪榜”,并请作家以外的明星助阵,这分明是哗众取宠。

“我不这样看这个问题。”吴怀尧很郑重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他分析,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如何起作用关键在于看你握住的是剑柄还是剑刃,“之所以是明星,是因为这些人在某一个领域的特殊才华受到公众认可,当他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时候,我们要做的便是如何利用他们的正能量去推广我们的阅读。”

吴怀尧进一步解释,像作家榜曾经邀请过的蒋雯丽、陈坤等明星,平时可能很少有公开机会跟作家走得这么近,跟作家分属两个不同群体,拥有不同的粉丝群,“请他们助阵为作家颁奖,起到的是‘握住剑柄’的力量,通过明星(对粉丝)的影响力去扩大作家的价值,同样的,我们邀请的明星也都是尊重文化、真正热爱阅读的人。”

与出席一些商业活动不同,这些受邀明星比如担任今年作家榜阅读星大使的韩庚,本身是不收任何酬劳的。吴怀尧认为,当明星们在作家榜这里收获有关“阅读星大使”一类的身份后,再被问到相关问题就会自觉推荐好的作者作品,这样就把超级明星变成阅读推广人,“所以说,作家榜实际并没有把文学娱乐化、庸俗化。”

(原标题:“中国作家榜”创始人回应四大质疑:没把文学娱乐化)

编辑:SN117


我为什么要开一家网店?

店,说开就要开了,我只想让润润高兴,润润也想帮别的孩子。我们没什么压力,没有进货的压力也没有挣多挣少的压力更没有道德的压力。别误会成这是个公益店,我们只是买货卖货,别误会成这是个慈善店,虽然它会帮这个帮那个。


呼格案如何迎来追责法治转身

呼格案的平反,向人们展现了一个法治的成果。特别是这起关注度极大的案件平反,发生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也是对依法治国一次有力回应。此案再审判决,也的确通过还原事情真相,来捍卫法律尊严,来体现法治精神,最终,把迟到的正义带到人们面前。


因为爱情

在伴着泪水与哽咽的哀痛氛围中,“又相信爱情了”的年轻人们,正集体把目光投向街头那对夫妇——只见,一位头发齐整的老头瘫坐在结冰的地面,满脸哀痛,怀中抱着他刚死去不久的老伴,紧紧不放手,喃喃自语道:“我就想最后再抱她一会儿,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乌克兰美女为何愿嫁中国学渣

中国“学渣”到乌克兰娶美女爆红网络,这是一种无奈,一种物质价值观压迫着中国人的无奈。乌克兰美女愿嫁他国,也是一种无奈,这是在一种时代和他人的政治利益斗争中寻找生存和发展的无奈。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