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贪官称受贿因经济压力:婚外生子没钱装修

2019年12月3日 亚搏体育 0 Comments

原标题:江苏\”四不收\”书记与情人非婚同居 因无钱装修索贿

不熟悉的人送钱不收,关系不可靠的不收,直接送钱送物请求办事的不收,在政府投资项目招投标、经营性用地招拍挂等方面请其帮忙的不收——

“四不收”书记是怎样敛财的

 

张浩/漫画

“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认罪服法,对检察机关的指控全部认罪,感谢检察机关对我的教育和挽救!”2015年8月19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南京市溧水区原区委书记姜明重婚、受贿案。在法庭上,姜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表达了深深的忏悔。前不久,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姜明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80万元;以重婚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零三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80万元。

心理失衡

“慢慢接受了曾经反感的生活方式”

现年48岁的姜明,1990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南京市委农工部工作。此后,历任集体资产处副处长、综合处处长、市委农工办秘书处处长等职。2001年4月调任南京市溧水县县长助理,2011年11月升任县委书记。

2005年元宵节,时任溧水区委组织部部长的姜明,在一次饭局上结识了女青年肖菲,不久后两人非婚同居。2008年2月底,肖菲为姜明生了一个女儿。不久后,姜明和肖菲决定买一套住房。因为两人没有多少积蓄,姜明便向一个朋友借了100余万元付了房款,迫于经济压力,房子一直没有装修。

2009年1月,姜明升任溧水县委副书记、县长,与企业老板的接触开始频繁。他发现,很多能力不如自己的人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而自己身为一县之长,却连装修房子的钱都没有。每念及此,他的心里就十分不爽,对金钱、权力的认知也悄悄发生着变化。那些老板们富足挥霍的生活方式,曾让姜明十分反感,但随着与老板们接触的增加,他慢慢接受并开始羡慕这样的生活。

转眼到了2010年,姜明下决心尽快装修新房。但之前买房借的钱还没有还清,哪有钱装修?情急之下,他想起了与自己交往甚密的王军。

几年前,南通商人王军来到溧水投资,因为工作关系,加之是老乡,俩人逐渐熟悉。其间,王军的公司多次遇到困难,姜明都及时帮助解决。在姜明的庇护下,王军在溧水的生意越做越大。王军对姜明心存感激,从2007年开始,每年春节前都会以拜年为名送上2000元。

此时,经济上遇到困难,姜明首先想到了王军。他打电话给王军,说有一个朋友要装修,钱先由王军垫付,以后他再和王军结账。见仕途一步步高升的姜明主动开口,王军不敢怠慢。装修结束后,王军共支付了近18万元装修款。

记者在判决书中发现,法院唯一一次认定姜明索取贿赂的对象也是王军。2011年初,姜明因为急需用钱,让王军帮自己筹集30万元钱,王军当即答应。第二天下午,王军便将存有3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姜明。

投桃报李

“收了70万心里不安,总想着给他帮忙”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肖菲越来越觉得自己身份尴尬,于是有了移民的想法。之后,姜明在一次饭局上遇到在溧水投资的刘峰,向他咨询移民的事,刘峰爽快答应帮忙。办理移民需要缴纳70万元的费用,也由刘峰一力承担。2011年上半年,肖菲顺利办理了移民手续。

一下子变相收了刘峰70万元,姜明有点儿不安,总想着有机会能给他帮忙。机会很快来了。

2011年下半年,刘峰在某镇拿了一块地,但地方政府没有及时交地,为此,刘峰打电话给姜明请求帮忙。姜明立即拨通该镇党委书记的电话,严厉批评交地太慢影响了开发商进场施工。受到姜明批评后,镇党委书记不敢怠慢,立即安排专人负责加快拆迁进度,仅用20天时间便交了地。

2013年下半年,刘峰在溧水又投资了一个项目,此时已经升任区委书记的姜明,对政府和工业园区的有关负责人明确指示,要对该项目给予大力关心和支持。项目落户过程中,刘峰连提三个要求:项目所需要的土地指标一次性解决;以溧水党委政府名义出面协调将该项目用电价格降至最低;土地价格给予最低优惠。这三个条件,姜明一一答应,并责成相关人员解决。

因为刘峰的地价压得过低,项目所在地党委书记特意找姜明当面汇报此事。姜明对该书记指示:“这是个好项目,要算好大账,确保落户,政策上要灵活把握。”听了姜明的话,镇党委书记只得按照刘峰提出的价格将土地出售。同时,根据姜明的指示,相关部门对刘峰所需土地进行了一次性规划、分期供地的办法,保证了项目顺利进行。

大肆受贿

“靠合法收入,支出难以平衡”

自己工资有限,却还要维持肖菲母女的生活,让姜明有了很大的经济压力。同时,为了不让妻子发觉自己外面还有个“家”,姜明每年还要按时把自己的工资收入交给妻子。这种情况下,姜明的收支严重失衡,迫使他开始将目光投向其他来源。此时的姜明,随着手中权力的不断增大和外在监督的逐步减少,对法纪的敬畏之心逐渐丧失,走上了大肆敛财之路。

1998年,商人李平的父亲经营的企业遭遇重创,公司处于停滞状态。2004年,李平接手公司后,开始奔波于多个部门之间,处理公司的善后事宜,但几个部门相互推诿,事情一直未得到妥善解决。焦急之下,李平通过他人找到时任溧水县组织部部长的姜明。在姜明亲自过问下,事情很快得以顺利解决。此后几年,李平到外地发展,但每次回溧水都会带点儿土特产去看姜明,二人关系逐渐密切,且一直以兄弟相称。

2010年年底,李平决定回溧水投资房地产,并与朋友一起拿下了某公司的一块地。此时,已经有消息说姜明马上要做区委书记了。李平想到未来在溧水投资,如果有姜明做后盾,生意一定顺风顺水。于是,李平决定来点“大”的。2011年春节前一天,李平提着一个袋子来到姜明的办公室,离开前对姜明说:“过年了,给哥带了点东西。”李平走后,姜明打开纸袋一看,里面是整整40万元现金!见到这么多钱,姜明心里紧张,立即打电话让李平拿走。李平说:“这么多年了,感谢哥的关心,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以后还需要哥继续关心呢!”听着李平一口一声哥,姜明的心放下了。事后,他将这40万元交给了肖菲。

2011年6月,李平准备办理新购用地的相关手续时遇到了麻烦,他请姜明出面协调。在姜明的协调下,同年11月,李平顺利通过挂牌出让的形式,以托底价取得了该块土地的使用权,土地性质也改为商业用地,使得该项目顺利得以实施。

2012年7月,李平听说姜明要外出考察,立即将一盒“茶叶”送给姜明。李平走后,姜明打开一看,里面是20万元现金。

为了捞钱,姜明的目光不仅盯着企业老板,下属也成了他的资金来源。

2012年初,溧水县打算将辖区内某两个乡镇合并。因涉及干部分流,时任某镇副镇长的周智动起了心思,希望自己能被提拔。于是,周智准备了20万元“活动经费”。同年6月,周智把钱装进一个档案袋中,来到姜明办公室“汇报工作”。离开时,将袋子交给了姜明。姜明将其中的12万元交给妻子,说是自己的工资、奖金,其余的8万元钱给了肖菲。

不久,在姜明的关照下,周智被顺利调任某经济发达镇任副镇长。2013年下半年,在姜明的安排下,周智又被提拔为另一个镇的镇长。2014年春节后,周智再次来到姜明的办公室,送上5万元“感谢金”。

(文中人物除姜明外均为化名)

悔悟:对别人提要求,没把自己放进去

为了养活外面的小家,应付妻儿,求得两方的平衡,姜明对钱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但是,谨慎的姜明收钱却有一个“刚性原则”:只收关系熟悉的人,其他人一概不收。

记者翻阅卷宗发现,姜明收受贿赂的十几名对象,大多属于“老字辈”:老乡、老同学、老同事、老部下。收受这些人的贿赂,都是从平时过年过节的小额拜年费开始,在经历一段细水长流的“感情培养”后,开始对大笔贿赂照单收取。

同时,姜明还给自己受贿设置了“底线”:关系不可靠的不收,直接送钱送物请求办事的不收,在政府投资项目招投标、经营性用地招拍挂等方面请其帮忙的不收。姜明认为,有了这样的“原则”和“底线”,他收点钱不会出事。

纵然“收钱有道”,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关姜明受贿及生活作风问题的举报信不断“飞”向纪检部门。

2014年8月,江苏省纪委根据群众举报对姜明立案调查,发现姜明与肖菲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且生育一女,同时发现姜明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严重违纪问题。其间,姜明主动交代了自己部分受贿问题。同年10月23日,江苏省纪委以涉嫌受贿罪将姜明移送江苏省检察院。当日,江苏省检察院反贪局选派侦查处业务骨干并抽调淮安市淮安区检察干警成立专案组,对该案展开初查。

2014年11月10日,江苏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姜明立案侦查。2015年1月7日,依法对姜明决定逮捕。

通过缜密侦查取证,姜明涉嫌受贿案侦查终结,并成功追回全部涉案款物。江苏省检察院对该案指定管辖,交由淮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2015年6月26日,淮安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重婚罪向淮安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4年间,姜明利用担任中共南京市溧水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县长、县(区)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68万余元。2008年上半年至案发前,姜明在有配偶的情况下,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并生育一女。

2015年11月14日,淮安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姜明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80万元;以重婚罪判处姜明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零三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80万元。

姜明在“忏悔书”中写道:“组织上给我的经济待遇是比较高的,如果只是一个正常家庭,可以说富足有余。但由于我造成的家庭关系的混乱,要维系相互之间毫不知情的家庭,自己的收入就难以满足,我也知道收人钱财迟早要出事。这几年就生活在这样一对矛盾中,就像刀尖上过日子。”

反思自己走上腐败道路的过程,姜明承认,在担任溧水主要领导以后,每个月都会收到省市检察机关寄给他的一些法治教育宣传材料。他要求纪检、检察部门开展预防职务犯罪工作,请检察官为各类干部培训班授课,开设了周末法律教育讲堂,还在化山监狱设立了警示教育基地,多次组织党员领导干部身临其境接受教育。但是,“我对别人提了要求,却没有把自己摆进去,最终是自己走上了犯罪道路……”

“我的家庭成员对我寄予厚望,我的父母一直教诲我不要收受他人钱物,妻子对我要求更加严格,哪怕是一些农副产品都不让我收受……”如今,想起家人,姜明痛悔万分,“我在与妻子婚姻存续期间又与肖菲共同生活,还生了女儿。既害了妻子,也害了肖菲。我无法面对她们任何一个人。”


为什么日本只向韩国道歉?

如果日本真正能反省自己的历史罪责,在现实中就不用再那样左右算计,不用去谋划今天可以向谁道歉,不可以向谁道歉,可以坦坦荡荡地向二战中亚洲所有的受害国道歉,向所有的亚洲人道歉。


想实现民族复兴不能垄断思想

网络时代,没有哪个人或组织可以垄断思想。明知不能为而为之,到头来只能化作笑柄。这就意味着,在思想领域,要么主动作为,要么被动应付,但结果大相径庭。


代课老师的情怀值几斤几两?

宋玉兰的境遇,让人感到唏嘘。我们国家有钱搞巨大形象工程,我就不相信就我们国家没有把代课老师每月150元提升到1500元的能力。光说不练假把式,衡量一个国家的情怀和品格,要看她对国民,特别是一些弱势群体的态度。


西部母亲河建4个三峡电站?

金沙江已经梯度开发,我们感谢上天对中国人的眷顾,但我们还是应该有所敬畏。中国西部唯一一条还自由奔流的江河——怒江,还是希望它能自由奔流,放过它吧,它的环境更脆弱,我们总有其他办法弥补这些电力,让我们子孙还能看到一条大河自由咆哮奔流……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